怎样建立阅读习惯

怎样建立阅读习惯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脸书上看到脸友发了一则他国小女儿的「智慧存款簿」(也就是阅读纪录表)照片,他提到几个女儿填写时的困难,最后发了一句感叹:

我总觉得表格化的清单纪录,不免隐藏某种「重数量不重质」的态度。

看到这则短文我忽然明白这几年来,儘管教育部花费庞大的力气、资源,在全国小学推动深根阅读计画,每年劳师动众,但台湾的国民阅读率却始终每况愈下的原因了。

要在小学推广阅读,这想法是对的,人生只要点燃一次感动的火种,那个阅读习惯就会陪伴终生;但做法则可能失之毫釐,差之千里。一旦阅读变成追求数量,大部分时候我们种下的其实是厌烦。在「智慧存款簿」的案例里确实显示了其中的执行策略,乃至隐藏其中的潜意识心态,都造成了越推广,越不读书的问题。

推广阅读绝对不应该追求数量,而应该问你有没有找到一本特别感动、特别喜欢的书。

不久前我们又看到这样新闻:

教育部今天举办「台湾105年阅读习惯调查结果记者暨借阅楷模表扬典礼」,去年全国借阅总冠军是台北市立图书馆壮年组的林佳颖,借了7294本书,以一年365天计算,平均一天阅读近20本书。

教育部这个推广阅读的大脑简直是完全崩坏了。你表扬这个要干嘛呢?一天真要能读二十本书,那真是惊人,很厉害,很了不起,但鼓励阅读是办大胃王比赛吗?你看过哪一个美食家以吃多取胜的吗?台湾的阅读率在教育部的推广下一路往下掉,原因不是很明显吗?我不禁想起胡适。

胡适有一则读《水浒传》的故事记录在他的《四十自述》里面。胡适很早就死了父亲,他娘是个坚毅的女性,送他去家族中开设的私塾读书,那时候他才三岁出头。私塾先生除了教他父亲遗留的着作之外,另外教的书单包括:《诗经》、《孝经》、《朱子小学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书经》、《易经》、《礼记》。

他母亲暗地里出三倍的学费给私塾先生,请老师每教一句都要讲解。这很快就看出成效,同学看不懂的家书他可以帮忙说明。

九岁那年,他在偶然机会下,在四叔家客房里发现一本破书,既无封面也无头尾、只剩中间半截的《第五才子》书,那半截书开头便是「李逵打死殷天锡」。李逵他认得,从小在戏台上看人演过,但《第五才子》是什幺书他可不熟。他就站在客房里把半本残书一口气看完。

看完了更不得了,这故事怎幺来的,前头是什幺情节,后头是什幺结果,他通通不知道。他到处央求找人问那书有没有足本,终于透过他五叔的关係借到了足本《第五才子》,也就是我们熟知的《水浒传》。

胡适说这本书「为他的童年打开了一个新鲜的世界」。此后他到处找小说,蒐藏小说,连他大嫂嫁妆里带来的弹词小说也在蒐藏之列。

他不但开启了眼界,原来书不只四书五经,也有大千世界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;还启发了他对白话文的思考,古书需要老师带领逐字逐句讲解才能明白,但白话小说呢,他可以一个人直接看懂。

我们知道日后胡适不只大力提倡白话文运动,他还因此写了水浒传考证、红楼梦考证等影响深远的白话小说考证文章。这个故事给我们的教训是:

一、读水浒可以造就学术大师;
二、读半部残破的水浒可以激发儿童对书终生的热情。

我不是在说笑。从小养成的阅读习惯,必然带着一个独特的触动。那个经验太特别才会让我们一辈子想重温(于是不断买书)。当阅读变成追求数量与规模 KPI,于是我们忘了问那个独特的触动哪里去了。

没有触动,没有对书的渴望,只剩下数量计算,于是学生毕业以后畏书如蛇蝎,这不是很正常吗?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(鼓励老猫陈颖青的出版研究,请给老猫出版侦查课粉丝团一个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