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嫁给「她」

爱有好多形式,我们没有资格阻止别人相爱,或是瞧不起别人追求的幸福,只因为他们爱的人和他们同个性别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
我们结婚好吗?想牵着你的手,走一辈子。就算别人说,我们都是女生/男生。

我们相信去爱、去付出、去受伤、去勇敢、去长相厮守,不该只是某部分人的权利,而爱,也不该有性别。

在古希腊,同性之爱是极受推崇的美学,许多学者如希罗多德、柏拉图等都曾在着作中提到当时社会上盛行的同性恋文化。古希腊也不像现代将性倾向视为一种标籤。

但到了现代,同性恋被强贴上有别于「异性恋」的标籤,异性恋、同性恋开始不同,同性恋从此开始了争取认同的漫漫长路。

目前,同性婚姻已在荷兰、比利时、西班牙、加拿大、南非、挪威、瑞典、葡萄牙、冰岛、阿根廷、葡萄牙和墨西哥等国,以及美国的马萨诸塞州、康乃迪克州、艾奥瓦州、佛蒙特州、新罕布什尔州、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、纽约州共 7 个州(特区)合法。而尼泊尔,也正在努力通过同性婚姻法案,将成为合法承认同性婚姻的亚洲首例。

我们整理了纽约为同性婚姻奋斗的经过,以及日前见证台湾首例同性佛教婚礼。期许世界能一步步走向爱不分性别的道路。

台湾首例同性佛教婚礼,勇敢追爱

同性婚礼和佛教?看似两相抵触,但在 8 月 11 日,我们见证了同性婚礼与宗教最完美的结合。

经过七年的爱情长跑,美瑜和雅婷决定在 8 月 11 日走上佛教礼堂,两人在释昭慧法师主持下完婚,交换佛珠取代婚戒,同声说「我愿意」。而这是台湾首例的佛教同志婚礼。这场婚礼替台湾的同志运动,及同性婚姻合法化带来无限希望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美瑜和雅婷都穿着一身素雅的婚纱,宣誓我们都是女生,而我们彼此相爱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紧拥一位伤心的母亲,她的女儿是同性恋,在五月自杀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昭惠法师举行婚礼,并大力支持同性婚姻。她说「婚姻是把不同血缘的人拉在一起成为家人,同性婚姻也不例外。」

我要嫁给「她」
在众人质疑昭慧法师是否因为收贿才主持这场婚礼,或是担心昭慧法师支持同志会引起佛界反弹。昭慧法师淡淡的说:「众生平等,情慾本是无明,是动物本能,因此没有神圣与罪恶的分别。」

我要嫁给「她」
当我告诉爸妈,「我们要结婚了。」他们马上问我这是合法的吗?我只能说很快就会合法。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很快会有多快,但我衷心期望,同性婚姻法案能够通过。

与其他亚洲国家相比之下,台湾社会对待同性恋的态度上较为温和,尤其是年轻族群和都会地区,2009年的台北骄傲游行就吸引了25,000位LGBT(注1)人士参与,是当时亚洲最大的LGBT活动。但对同性恋採取保守看法,甚至无法接受的声浪仍然存在。

儘管台湾的同志运动越来越蓬勃,但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台湾吵了近十年,至今尚未通过。早在 2003 年 10 月,行政院就已提出《人权保障基本法》草案,该草案支持同性婚姻,并允许同性夫妇享有和异性恋夫妇相同的权利保障。但草案遭部份内阁成员及立法委员反对,使得该草案至今仍未进入立法程序。

让我们接着看看纽约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勇敢奋斗,期许台湾未来,也能走向 All love is equity 的道路。

纽约合法通过同志婚姻

去年的六月,纽约通过同志婚姻合法化法案,于 7 月 24 日法案正式生效。纽约成为美国第六个,也是最大的支持同志婚姻的州。一年过去了,有好多好多人因为这个法案,得到了盼望已久的小小幸福。

我们一起回顾这一年,看着他们,回忆感动的剎那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于 7 月 24 日法案生效凌晨,这两位女士抢先举行了纽约市第一场同志婚礼。
在众人的祝福下,宣誓「亲爱的,我们结婚了!」

我要嫁给「她」
隔天,纽约婚姻登记处涌现大量人潮,即使排队等候,人们还是幸福微笑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能够挽着手,大声说你就是我想度过下辈子的那个人,是多幺幸福的时刻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76岁的塞格尔(Phyllis Siegel)与84岁的柯普洛夫(Connie Kopelov)穿上了蓝色衬衫,儘管坐着轮椅,仍紧握彼此双手,前往登记成为夫妻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我们一起度过 23个年头,等到头髮都白了,终于等到这一天。
在众人面前,高举得来不易的结婚证明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反对声浪不曾停止,我们听着他们愤怒的言语,看着他们愤怒的眼睛,
不解为什幺,他们反对我们拥有幸福。

我要嫁给「她」
这一天,我们互换戒指,互许终生。可不可以让我们保有好不容易盼到的幸福?

Womany 相信,爱不分年龄,不分国界,也不分性别。我们一直相信,爱,是共同的语言,只要心有灵犀,就能听懂。爱有好多形式,我们没有资格阻止别人相爱,或是瞧不起别人追求的幸福,只因为他们爱的人和他们同个性别。

而我们每一个人,都有权利牵起身旁你爱的人的手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我们坚持这才是爱应该有的样子。